曲终人不散

魔道

琼玖2

玖亦言:

1.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2.巨雷ooc预警,无文笔预警


3.标题和内容毫无关系,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4.被喜欢的太太喜欢了仿佛打了鸡血于是又写了一篇,不要被骗了这并不是正常更新速度,以后更新就是随缘了


 


“蓝湛?你怎么在这?”


魏无羡看着莲花坞大门外不远处站着的人,觉得十分吃惊。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了蓝忘机身边。


看蓝忘机沉思了一下,魏无羡又笑着接了一句:“在等我啊?”


这么想就很不要脸了啊。


结果蓝忘机很自然地点头:“嗯。”


“我就说嘛哈哈哈哈哈哈——嗯?你在等我?”魏无羡还未完全展开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蓝忘机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丢下一句“走吧”就率先走了起来。


“等等等等!”魏无羡一把拉住蓝忘机的胳膊,拉住了才想起来蓝忘机不喜与别人接触,但看了看蓝忘机没有明显怒色的脸,他还是决定继续抱着蓝忘机的胳膊不撒手。


“你去哪?”


这下换蓝忘机脸上有了一丝疑惑,反问道:“你不知道?”


魏无羡又上前一步,直接套住蓝忘机的胳膊,厚着脸皮嘻嘻道:“什么?”


蓝忘机沉默片刻,似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过了一阵才缓缓开口:


“夷陵老祖。”


听到这四个字,魏无羡脸色瞬间就变了,松开手退过几步,问蓝忘机:“你知道什么?”


蓝忘机道:“你知道什么?”


两人对视良久,最终还是魏无羡先败下阵来,拍拍蓝忘机的背,道:


“好咯,比不说话我又比不过你。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早先我跟你说过云梦有几家不错的湘菜馆,一直说要请你但是没有机会,这次既然来了,给个面子呗?含~光~君?”


魏无羡最后叫的那一声“含光君”是凑在蓝忘机耳边叫的,尾音上扬,满是戏谑的意味。蓝忘机微微别过脸,伸出一只手把魏无羡推开一些距离,淡声道:


“不要闹。”


顿了顿,又说:“那就走吧。”


魏无羡挑眉,没有想到这次蓝忘机答应的这么干脆,有些意外。而且这小古板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容易逗了,见不到他羞怒的样子,略有遗憾。


这么想着,魏无羡就转身引路,思考起了那几家湘菜馆哪家最好,因此忽略了身后蓝忘机微微变红的耳尖。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背影,轻轻喘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狂跳的心脏,才提步跟了上去。


好险。


 


“来来来,蓝湛,你点菜。”魏无羡把菜牌塞到蓝忘机手中,坐回座位上看他。


蓝忘机也没有推辞,只拿过菜牌略扫一眼,就又放回去,不咸不淡地报出几个菜名。


魏无羡一听就笑了:“可以啊蓝湛,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要不要酒?”


蓝忘机摇头。


这个结果倒是魏无羡早就料到的,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那就不要你的份啦。阿武,记得再加一份酒。”


被称为阿武的小二笑着应声,问道:“那魏公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对。”


“记江宗主账上?”


“对。”


魏无羡说罢,见蓝忘机微微皱了一下眉,便解释道:“我自小就这样,在这一块吃东西从来不用付账,以往是江叔叔替我付,现在是江澄,反正我不掏钱哈哈。”


蓝忘机点了点头。


魏无羡继续说:“诶,蓝湛,我以前请你来你都不来,怎么样,我们云梦不比你姑苏差吧?”


魏无羡的絮絮叨叨在上好菜之后就停止了。


倒不是他不想说了,只是他深知以蓝忘机这个小古板的脾气,如果自己继续说话的话,八成只会落他一句“食不言”,除此不会有任何回应。


吃罢饭,魏无羡才问蓝忘机:


“所以,你为什么来找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蓝忘机端起茶杯浅抿一口,然后才放下杯子,回答魏无羡的问题:


“几日前,云深不知处的古室遭窃。”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说不惊讶那是假的,“你们云深不知处不是设有禁制吗?没有通行玉牌无法进出。”


“是。”


魏无羡想了想,问道:“那这几日可有云深弟子丢失玉牌?”


蓝忘机摇头,道:“盗窃之人像是十分熟悉云深不知处的巡逻布防,行踪未被任何人发现。”


魏无羡突然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他看向蓝忘机,便知道自己与蓝忘机想到一处去了:“莫不是......蓝氏弟子?”


蓝忘机点头:“可能性很大。”


魏无羡咂舌。


了不得,百年仙府遭窃,行窃的很有可能是蓝氏弟子。这下蓝启仁不知得被气成什么样子。


他又问道:“被偷走的是什么?”


蓝忘机道:“你可还记得岐山温氏的太阳纹烙铁?”


魏无羡闻言,不由得抬手碰了碰左胸口太阳烙印的地方,苦笑一声,回答道:“怎么不记得。”


伤口虽然结痂已久,可那份痛,却是忘不掉的。


似乎,那个太阳纹烙印,就是一切痛苦的开端。


“被偷走的是你们收缴上去的太阳纹烙铁?”魏无羡发觉自己刚刚走神有些久,蓝忘机虽没有开口催促,但还是有些尴尬,就接上刚刚的话继续问道。


“是。”


“那个金氏门生说,夷陵老祖的身边跟着一个用斗笠掩去面容的白衣者。难道和云深不知处的失窃有关?”


蓝忘机点头:“掩去面容,可见其怕被人认出。”


魏无羡一惊,如此说来,那个白衣者很有可能是蓝家一位比较出名的人!即使比不得蓝忘机,至少也是极容易被辨认的。


被劫走的温宁一支,失窃的云深仙府,丢失的温氏烙铁。


这一切与那个夷陵老祖和白衣人有什么联系?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魏无羡还是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


聪明如魏无羡,他很快就想通了是哪里不对。


“蓝湛,你是怎么把这些和夷陵老祖联系起来的?”


“几日来盗窃一事毫无头绪,昨夜敛芳尊传信与兄长,说了穷奇道一事,兄长觉得这两者可能有所联系,便让我来莲花坞。”


魏无羡点点头:“可是蓝湛,你隐瞒了什么?”


蓝忘机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面上有一点无措。他想了想,从衣服的内袋里取出一张纸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接过那张纸,展开之后,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


“夷陵老祖”


魏无羡嘴角抽了抽,心想这见鬼的名称到底是谁起的,一边问蓝忘机:“这是他们留在古室的?”


蓝忘机道:“静室。”


魏无羡:“?!”


蓝忘机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那日带蓝氏弟子外出夜猎。”


魏无羡:“哦。”


堂堂仙门名士的卧房被人闯入,还指不定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还偏偏是蓝忘机这个小古板,也就难怪他不想提及了。不过蓝忘机既然不愿意提,那他也不会多问。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魏无羡把那张纸按原先的样子折好,递还给蓝忘机。


蓝忘机淡声道:“先去穷奇道,再往夷陵。”


魏无羡一拍手:“那正好,我也正有此意,那就劳烦含光君捎我一程?”


蓝忘机递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某人八成是忘了,蓝忘机一开始的意思就是与他同行。


魏无羡腆着脸道:“我忘带剑了,含光君捎我一程。”


两人从酒楼出来之后,就直接御剑离去,并未注意到街角一个茶铺里坐着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身着青色布衣,其中一人带着斗笠,垂下的白色薄纱掩住了面容,看不十分真切。他们看着蓝忘机和魏无羡御剑离开的身影,并没有要跟上去的意思。


“唔,二哥哥,他们走啦~”


“嗯。”


“咱们不急,再逛一逛再说,这莲花坞可是有不少好玩的。”


“好。”


“我以前就跟你说了,这云梦风光不比咱姑苏差,我说的是吧?”


“嗯。”


“诶——”那人抬起手,撩开了对面人斗笠上垂下的一些薄纱,又放下,“二哥哥,你笑啦!”


声音自带十二分笑意。


 ——————————


其实偷烙铁只是个幌子,真正偷走的并不是烙铁,可以猜一下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东西,一点点点点也不难XD


猜中了,也没有奖



评论

热度(112)

  1. 曲终人不散玖亦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