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琼玖1

玖亦言:

1.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2.巨雷ooc预警,文笔不存在预警


3.标题和内容毫无关系,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4.对于这部分的时间线什么的我比较混乱,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但是太明显的bug请帮我指出来,谢谢


 


魏无羡推开祠堂的门,果不其然,看到了跪坐在大殿之中,擦拭着手中灵位的江厌离。


祠堂大殿里只有正中的供桌上点着几支蜡烛,微微跳动的火焰并不能照亮大片区域。江厌离裹着紫衣的身影半隐在阴影之中,显得格外瘦弱了些。


魏无羡微微顿了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射日之征结束,夺回莲花坞之后,师姐眼中跳跃的欣喜是不假,可是也实实在在有一分他看不透的思绪。这近半年以来,竟是又消瘦了些。


他想起方才在莲花坞校场看到的那个金氏门生,想到了一个人,极为不爽地撇了撇嘴,又放轻脚步向江厌离走去。


江厌离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柔柔地笑道:“阿羡,你怎么来啦?”


“我来看看江叔叔和虞夫人呀,”魏无羡眨眨眼睛,脸上是少年般明朗轻快的笑意,“没想到师姐你也在这,正巧我要去找你呢。”


说着,魏无羡已经走到了江厌离身侧,随手拽过一个蒲团,也跪了下来,絮絮叨叨地对着江厌离手中的灵位说到:“诶呀江叔叔,这段时间莲花坞事儿多,帮着江澄忙这忙那,有些日子没来见您啦!代我向虞夫人问好,我知道夫人见我就不开心,那我也就不去让夫人糟心啦哈哈哈……您和夫人都放心吧,江澄一切都好,师姐也好,我也好,就是这些日子里江澄脾气着实太臭,江叔叔有时间一定要托梦给他,骂他一顿哈哈哈哈……”


江厌离见他这样,忍不住以袖掩口,轻轻笑了几声,然后道:“好啦,阿羡你来到底是干什么?”语气轻柔,倒真像是在哄一个三岁小儿。


“好咯瞒不过师姐,”魏无羡做了个鬼脸,然后神秘兮兮地低声道,“我来只是问问师姐……金家人……来做什么?”


江厌离似是没有想到魏无羡会问这个,一时间愣了一下,微微思考过后,答道:“金夫人托信给我,请我于几日后的百凤山围猎,务必到场。”


果然。


不管这是金子轩的意思,还是金夫人的意思,目的都是十分明确的。联想当初金子轩对江厌离的所作所为,魏无羡顿时就气结。虽然后来金子轩常常问起江厌离,但在魏无羡眼里也就是惺惺作态,厌恶至极。


他的师姐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人。


金子轩?哼。


江厌离看着魏无羡沉下来的目光,知道这个弟弟又开始对金子轩不满,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叫他:“阿羡?”


“啊,师姐,”魏无羡回过神,忙追问她,“你怎么回她的?”


江厌离转过头,继续用软布擦拭手中的灵位:“百凤山围猎,阿澄和阿羡要带江家部分门生一同前去参加,无论是作为长姐,亦或是长女,都理应要去的,到时阿离便去拜访夫人,劳夫人挂心了。”


魏无羡抿了抿嘴,才勉强让自己忍住没有笑。


无论是谁的意思,这个答复自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魏公子,兰陵金氏来了人,宗主在前厅等您,请您赶紧过去一趟。”一个门生站在祠堂大殿之外,向魏无羡通报道。


闻言,魏无羡疑惑地看了江厌离一眼,看江厌离对他点了点头,便随即起身向外面走去,边走边问那个门生:“金家来了人?来的是谁?”


“回公子,金子轩公子和金子勋公子,还带着几个门生。”


听到那个名字,刚刚走到门口的魏无羡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江厌离,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依旧低头擦试着手中的灵位,发上簪着的淡紫色珠花微微地晃动着。


魏无羡沉默片刻,掩上大殿的门离开了。


 


魏无羡前脚刚刚踏进正厅,就听到座上的江澄冷声问道:“跑去哪了,这么久才来。”


魏无羡目光在厅中坐着的金子轩和金子勋身上来回扫了几下,又看了看他们身后的金氏门生,才悠悠回答江澄的问话:“陪着师姐在祠堂坐了坐,怎么?”


江澄“哼”了一声,还没说话,就被金子勋打断了。


“魏无羡,我问你,昨夜亥时,你去了哪里?”


魏无羡皱了皱眉,看向金子勋,心中已隐隐有了怒气:“金公子来我莲花坞,本该是客,可这一上来就质问主人家昨夜去了哪里,我去了哪里,还需向金公子汇报不成?”


金子勋闻言,登时翻了一个白眼:“家仆之子,倒敢……”


“金子勋,你说什么?!”


“子勋,住口!”


江澄和金子轩同时怒喝,止住了金子勋的话头。


魏无羡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向金子勋,眉心之中似乎萦绕这一丝黑气,表情极为不善。


金子勋愤愤看了金子轩一眼,坐下不再说话。


金子轩起身,向江澄行了一个礼:“子勋速来鲁莽,望江宗主莫要计较。”又转向魏无羡道:“魏……公子,也先坐。”


“不必,有话直说。”魏无羡看见他就火大,丝毫不愿意领他的情。


“那好,”金子轩向一个门生示意,“你,把昨晚穷奇道的事情一一道来,实话实说,不得捏造夸大,也不得隐瞒。”


门生站出来,对着上座的江澄行了一个礼:“江宗主。”


魏无羡注意到他走路姿势不太自然,似乎是受了伤。


“在下是兰陵金氏门生,近期负责在穷奇道监看射日之征时抓捕的温氏余孽,昨夜亥时左右,穷奇道突然来了两个人,一个人一身白衣,头戴斗笠,遮住了面容看不清面容,另一个身着黑衣,腰间束着鬼笛陈情,御鬼纵尸,自称夷陵老祖,打伤金氏门生数人,截走了穷奇道所有的温氏余孽。”门生说罢,看了看魏无羡,脸色的表情是十分的犹豫不决,想了想,还是继续说道,“不过……昨日那夷陵老祖并未掩其面容,今日见了魏公子,发现这二者全然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夷陵老祖较之魏公子,似乎矮了寸许,身量也明显小了一圈。”


话音刚落,魏无羡和江澄的脸色都变了,皆是十分的不可置信。


这世间,除了魏无羡,竟还有人懂御鬼之术?


金子轩接着说道:“御鬼纵尸之术,魏公子学得,自然也有别人学得,这门生虽说那支笛子是鬼笛陈情,若是有人想栽赃魏公子,仿制一支笛子,自然也使得。种种证据指向魏公子,实在过于蹊跷,况且刚刚这门生说,那人与魏公子全然不似,不过被劫走的那一支温氏余孽,说来于江宗主和魏公子还颇有渊源,使这事实在是疑窦丛生,故来讨问。”


江澄眸色暗了暗:“谁?”


“温情,温宁姐弟那一支,江宗主可还记得?”


“是温情?”许久不说话的魏无羡在这时突然出声。


“没有温情,是温宁。听闻温情姐弟对江宗主与魏公子……有恩?”


江澄黑着脸坐在座上,良久才答:“是。”


闻言,金子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正打算说些什么,抬头就对上了魏无羡冷冷的的目光,忍不住往后一缩,吓得噤了声。


“所以这件事,到底与魏公子是有所关联的。”金子轩说罢,便闭口不再说话。


“这件事情,我自会调查清楚,到那时便会给金家一个答复。”魏无羡说完这句话,便不去看厅中其他人,拂袖而去。


金子轩原本想说要魏无羡帮金家调查一下这件事,毕竟要论鬼道,魏无羡的了解程度是谁也比不上的,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魏无羡的身影已经消失,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既然如此,金公子就回去等消息吧。”江澄被魏无羡不打招呼的擅自决定气得不轻,便毫不客气地对金子轩一行人下了逐客令。


金子轩性子素来高傲,可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被这样毫不客气地对待也没有丝毫不满,而是转问江澄:“江宗主,不知江姑娘近来如何?”


江澄冷笑一声:“家姐很好,不劳挂心。”


金子轩神色黯淡了一下,显得有一点失望。


 


虽然刚刚说的强硬,可是魏无羡对于这件事也是毫无头绪,正在暗暗发愁。


走出莲花坞大门,魏无羡意外地看见一个许久未见的身影,顿时愣了一下。


 


 


“蓝湛?!”


——————


只想说我可能是个假文科生,流水账式走法。


最ooc的是姐夫哈哈哈。


姐夫在原著之中的出场其实不多,但是看得出,姐夫人虽然过于傲气,也是十分有风骨的。我常常想,当初好多事情如果姐夫可以插一手的话,金家想给羡羡扔锅不会那么容易,甚至没有办法给羡羡扔锅。姐夫在这里处理的是正事,虽然他也看羡羡很不顺眼,但是处事还是比较成熟啦,不会因为个人恩怨什么的忽视事实真相啦。


我想你们可能已经猜出来这篇文的走向了,劫走宁宁的是谁显而易见hhhh,没有阴谋只有助攻,接下来请欣赏自己助攻自己谈恋爱大戏。


 



评论

热度(163)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焱焰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焱焰 转载了此文字
  3. 淡🍁语-苗焱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