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琼玖3

玖亦言:

1.还有十几天开学作业还没怎么写到底是什么让我这么浪?
2.ooc预警,无文笔预警
3.人物是秀秀的
去往穷奇道的路上,魏无羡原本只是乖乖站在蓝忘机身后,难得地没有作妖,连话都不说一句,安分的简直让蓝忘机怀疑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引得他频频向后撇去视线,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蓝忘机腰侧,还摸了一把。
感觉到蓝忘机浑身一僵,魏无羡转了转眼珠,不怀好意地笑了一声,伸出另一条胳膊,从后面环住了蓝忘机的腰身,还不忘一个劲儿地上下其手。
啧啧啧,手感果然不错。
沉默片刻,魏无羡听见蓝忘机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放手。”
魏无羡下意识“嘿嘿嘿”笑着摇头,随即想起蓝忘机看不到,又道:“不放。含光君啊,我畏高,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人一般见识。”
有本事你把我掀下去啊。
魏无羡挑眉。
其实他原本也没想干什么,在后面认认真真想了半天这夷陵老祖到底是何许人也,可是突然思绪就转到前方的蓝忘机身上去了。
诶呀,瞧瞧,以前就知道蓝忘机好看,这几年越发好看了,这身段,这腰,这腿,连头发丝儿都这么雅正。
他突然想摸一下蓝忘机的腰,于是他就这么干了。
蓝忘机道:“手别乱动。”
魏无羡“哦”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蓝忘机居然当即在附近一个山头降下,把避尘控在离地面一尺的高度。
蓝忘机:“下去。”
魏无羡:“?!”
蓝忘机:“下去。”
魏无羡一瘪嘴,整个人缩在蓝忘机臂弯下仰头看他,飞快摇头,然后嚎道:“含光君!你答应了的!”
蓝忘机:“……”
魏无羡:“君子当一言九鼎!”
蓝忘机闭目,须臾又睁开:“手放开,站好。”
魏无羡依言照做,嘻嘻道:“含光君,你真好。”
但他还有句话没有说。
含光君,你耳朵红了。
到了目的地,魏无羡率先从避尘上跳下,随口说了一句:“这就是穷奇道了。”
蓝忘机在后面把避尘收入剑鞘,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应答。
魏无羡转过头,看蓝忘机依然板着一张脸,想起刚刚的事情,没忍住笑了出来,又忙咳嗽一声作为掩饰。
蓝忘机淡淡地看他一眼,但最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
“含光君,魏公子,”一个金氏门生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一脸谄媚地冲他们笑道,“您二位来了。”
魏无羡看他这副样子就觉得一阵牙酸,皱眉道:“你有什么事?”
那人继续笑着说:“金子轩公子命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来有什么想问的,问我就好了。”
蓝忘机道:“有劳。”
“诶诶哪里话,平日里就听闻二位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气度非法,二位哪里不清楚便问我,我那夜正巧轮巡逻,什么都亲眼见了。”
他嘴上说着恭维的话,眼睛却不住地打量着这二人。那股点头哈腰的猥琐劲儿,看得魏无羡心里极不舒服。
“他们劫走人的时候,可有发生打斗?”蓝忘机淡声问道。
“自然是打了,说来惭愧,我们在场的人不足十个,他又太厉害,我们实在敌不过,现在只盼二位能尽快查明,追回温氏余孽,我等也好有个交代。”
“何处?”
那人道:“就在不远处,含光君,魏公子,这边请。”
所谓的打斗现场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可见对方撂倒这些金家门生实在是没有费什么劲,可能就是动动手指头的功夫。
魏无羡看了看,问道:“他们带走了多少人?”
“回公子,不到二十个。”
“怎么带走的?”
总不可能是御剑带走的吧。
“我们在穷奇道有一个养马的马厩,平日里我们交接轮换都是用那些马。”
蓝忘机跟在两人后面,听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视线在周围来回扫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之处。
突然,蓝忘机看到了一块石头,顿时站住了脚。
魏无羡发觉蓝忘机的异样,转过头去看他:“怎么了,蓝……”
他说不出话来了。
自打认识以来,魏无羡还从未在蓝忘机面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仿佛是见到了一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面色煞白,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顺着蓝忘机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块很普通的石头。要说这块石头有什么特点,可能就只有它上面的那道剑痕。
“这道剑痕怎么来的?”魏无羡微微侧了侧头,问那金氏门生,眼睛却一直看着蓝忘机。
“哦,这个啊,这我倒没有注意,当时太混乱了,应该是我们之中的哪个人打偏了吧。”
魏无羡想了想,问他:“那两个人,带剑了吗?”
“白衣客带了剑,不过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手啊。”
魏无羡突然问了一个及其跳跃性的问题:“蓝湛啊,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那厢蓝忘机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冷不丁听到这样一个问题,很奇怪地看了魏无羡一眼,但还是抬头观察了一下天色,回答道:“约莫酉时。”
魏无羡点点头:“该吃饭了。”
蓝忘机:“……”
魏无羡问那金氏门生:“这附近有镇子吗?”
“……向东走有个小镇。”
魏无羡走到蓝忘机跟前,抬手挽住他的胳膊,一脸严肃道:“含光君,带我飞吧。”
直到蓝忘机御着避尘飞起,魏无羡才问他:“那道剑痕你认识?”
蓝忘机点头。
“你认识它的主人吗?”
蓝忘机又点了点头。
魏无羡惊讶道:“那案子就这么破啦?找到哪个人就行了?谁啊?”
蓝忘机把剑停下,轻轻吸了一口气,道:“……我。”
魏无羡愣了一下,下意识低头看了看避尘,又看蓝忘机。蓝忘机也转过头看他,那双疏离的眼睛向来波澜不惊,此刻也是如此。可是魏无羡分明从他眸子的深处,看到了一份迷茫和无措。
自己的剑痕绝不会被自己认错,魏无羡知道。
蓝忘机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魏无羡也知道。
沉默一阵之后,还是魏无羡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先去吃饭吧。”
何以解忧,唯有吃饭。


二哥哥当时成名不久,认识他的剑的人都应该不算很多,更别提剑痕了。
本来不是这个发展,但是看到微博的事情真的好气哦就换走向了。
今天大忘羡没有出场,他们去办事了。
下章预告:
弥漫的火药味,一触即发的情绪
到底是什么让老祖羡冲冠一怒
什么鬼啦哈哈哈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