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魔道

花火

松饼卷花花:

*cp忘羡


*日常,略微剧情流


*请忽略短小粗暴的标题


*小学生文笔



魏无羡突然很想看烟火。


已是七月中旬,烈日灼灼伴随着偶时的骤雨,同往年一般,依旧是这个时节该有的样子。


彼时七夕已过,蓝忘机也应家事忙碌没能好好陪伴魏无羡,在加上姑苏蓝氏那刻板到令人发指的条规戒律和行事风格,翻来倒去也想不出让他们一本正经搞排场庆祝这种节日的理由,更不用提放烟火了。


还记得当年在云梦,每逢大小节日都要热热闹闹庆祝一番。


魏无羡往常会在这个时候同江澄一起,于莲花坞附近的大街小巷穿梭奔跑,灯火闪烁于整座城镇,小贩叫卖吆喝,儿童嬉笑打闹,笑语晏晏。不时就会听到夜间天空上传来烟花升腾、爆裂的声音。仰头望向天空,便会发现方才炸裂的烟火,变成了细小的光点,逐渐落回地面消散。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魏无羡曾经笑嘻嘻的向江澄讲道,他真想把这些散落下去的烟火接住,在重新挂回天上。


自然,这些玩笑话被江澄毫不留情的驳回,他嘲笑魏无羡,说他简直是异想天开,消散的东西,哪里有再能重回原状的道理?


魏无羡也不以为意,很快就把这些话抛之脑后,少年时,总是难免会异想天开,目光也总是会被别的新鲜事物所吸引。


后来,魏无羡再回忆起当年所说的话,也只能轻叹。


消散的事物,的确没有再能重回原状的理由了。


就连从前那火树银花天不夜的景色,在记忆里也逐渐变得模糊。


思绪兜兜转转再次飘回现实。魏无羡抱住被子,在静室的木塌上来回滚了几圈,床单被滚得略微发皱,额前的青丝也因方才的动作而略微散乱。


“蓝湛怎么还不回来……”他喃喃道,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埋进被子里,似乎想从中汲取几丝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檀香气息。


蓝湛这几日频繁晚归,魏无羡多少能理解,明白其中几分缘由。


蓝曦臣这几日受清河聂氏家主所邀,前去清河赴往百家清谈会,商议仙门要事。姑苏蓝氏的大小事务全部交付于蓝启仁自然是不妥,再者蓝老先生精力体力也不胜年轻时那般,所以蓝忘机自然而然要去协助分担一些。想必这时,定也是在同蓝启仁长谈吧。


魏无羡揉揉眼睛,困意微微上涌,同蓝忘机一同起居的这些时日,作息也不知不觉被他掰正了。


正打算睡下,却发现窗外远远闪过一丝灯光,正在渐渐靠近,不带一丝响动,连轻微的足音声也没有。


魏无羡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同时那一丝困意也消失不见。


他的蓝二哥哥,回来了。



蓝忘机轻轻推开静室木门,本以为屋中那人早已经睡下,轻轻放下手中照明所用的纸灯,正打算更衣入塌,却冷不防被一人扑了个满怀。


“蓝湛你回来啦!”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被魏无羡手腿共用,整个抱住。蓝忘机一手托住魏无羡的腰,防止他从自己身上摔下来,另一只手则在怀中人脊背上轻轻抚摸。眼中恍若有微微的涟漪散开。



“嗯,要事颇多,耽误一些时间。”蓝忘机柔声回答道。


他把缠在他身上呈八爪鱼状的魏无羡轻轻放下,不经意间在书案上瞥见了一幅画。


上面歪歪扭扭画着一个小人儿,手里正拿着把形似笛子的棍状物。旁边有一只披头散发,相对于小人来说面色略显狰狞的女鬼。在纸下方,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


“夷陵老祖降鬼图”


“……”蓝忘机看见了这张略显幼稚,连三岁小儿水平都不及的图画时,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嘴角微不可查地弯了弯。


“你画的?”蓝忘机很快收起了笑意,但语气中是满满的无奈与温柔 。


“本老祖的大作,不错吧?”魏无羡得意道。


蓝忘机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将桌上那幅墨迹才干透不久的画轻轻拾起,放在书案旁书架的一个小格子里,同自己以往的画作置于一处。转身,剪灭屋内跳动燃烧着的烛火,轻抄起怀中人的膝弯,抱上塌去。



一夜翻云覆雨。



魏无羡懒洋洋地偎在蓝忘机怀里,头埋在他的颈项间,贪婪呼吸着那令人安心的檀香气息。


“蓝湛?”


“嗯?”蓝忘机轻轻揉着魏无羡刚刚喊着有些酸软的腰部,回应着他。


“你……喜欢看烟火吗。”魏无羡眯着眼,身边人的动作让他感到浑身发软,酥麻到骨子里。


蓝忘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若有所思。


姑苏蓝氏向来家教刻板严肃,反对节日铺张奢侈庆祝,放烟火的次数自然是少之又少,蓝忘机从小到大所看过的烟火次数简直是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都是在夜猎或外出时,恰逢大户人家喜事或重大节日。


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看烟火。


每当人们对满天的火树银花赞叹欢呼时,蓝忘机却往往只是轻轻一瞥,便转身离去。烟火愈是璀璨夺目,愈是把他内心映照得无比清冷。


但是现在,在怀中人的陪伴下,眼前的一切,似乎都罩上了一层暖意。


“为何突然问此问题。”蓝忘机轻轻把魏无羡额前散乱的发梢拨回耳后,柔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了。”魏无羡往蓝忘机怀里缩了缩,蓝忘机也随他的动作把他抱得更紧了些,在怀中人的额前,落下轻轻一吻。


“时候不早了,该睡啦。”魏无羡也在蓝忘机锁骨间啄了几下,留下几点嫣红后,才收手。


然后,便在自家道侣怀中中沉沉睡去。


几日过去,魏无羡很快便将事情抛之脑后,蓝忘机也没有重复再提。


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已经居住了一段时日,平日里喂喂兔子,逗逗小苹果,私下和小辈们插科打诨,一同夜猎,还有含光君这个标致的美人儿陪着,日子过得倒是挺充实愉快,未曾感到过半分无聊。



近来听闻彩衣镇有邪物作祟,虽未闹出什么人命,但也把搅得几户人家不得安生。自然,会有人求助于姑苏蓝氏这修仙大世家。



对于这件事,蓝忘机和魏无羡多少也是有所耳闻的。虽只是小妖祟作怪,但蓝忘机听闻后依然默默整理好行装,即刻就与魏无羡和几名蓝家小辈前去探清情况。


含光君逢乱必出,名声远扬,一向为世人所赞颂。



此次夜猎目标并不十分凶狠残暴,仅仅只是一株小桃树常年吸收人精气成了精,开始贪食起来,于是便成了把附近几户人家家中幼子弄得整日无精打采,怏怏不乐,夜间还会跑到桃树下对着桃树痴痴而笑的罪魁祸首。



“这桃花妖精真是嘴挑,专挑别人家幼子祸害。”魏无羡一边看着在桃树下手忙脚乱布这阵法的小辈们,一边同蓝忘机调笑道“只不过,区区以吸取他人精魄来提升修为的妖物,终究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



魏无羡和蓝忘机都在场,但却没有插手这件事情的打算。虽说蓝家的这些小辈,在同龄人中不乏佼佼者,但实战经验还是过于匮乏,虽然魏无羡曾多次带着他们去捣深山中飞禽走兽妖魔鬼怪的窝儿,但大多以鸡飞狗的形式草草收场 。




“你们家这些小朋友啊,读起圣贤书来那是一个比一个强,但一该真枪实拳上阵时,都变得束手束脚。”魏无羡同蓝忘机说。



蓝忘机微微颔首“经验不足,仍需多加历练 。”


待到小辈们夜猎结束,已是酉时末尾。


本以为桃树所化的精怪,日夜吸食孩童精气,多少会有些本事。但还是被小辈们解决掉了,虽用时颇长,但也根本用不着蓝忘机与魏无羡二人插手。


天色渐渐转暗,彩衣镇华灯初上,灯火映亮了半边天。沿街歌舞声,叫卖声,嬉笑打闹声 ,声声不绝。


小辈们难得见此热闹场景,也受之感染,再加上魏无羡一路上陪他们插科打诨,气氛也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本以为那小桃树妖会有多厉害,没想到竟是一绣花枕头大草包儿,三两下就被我们降服了。”蓝景仪同蓝思追小声嘀咕道,还要时不时瞄两眼同魏无羡走在最前面的蓝忘机,但看见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们这边,便松了口气。



魏无羡听到后,心道:“蓝湛不是经常教导小朋友们‘不可背后语人是非’之类的话吗,难不成这回换成了小桃花妖,就不充数啦?”他笑嘻嘻的别过头,望向身边人,却发现那人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怎么啦含光君,发什么呆啊。”就像被一根小针轻轻扎了一下,蓝忘机猛地回过神来。


“无事,天色已晚,应加快速度。”


魏无羡心里正纳闷,如若说时候不早,为何不御剑回云深不知处?虽说可能会惊扰到彩衣镇的人们,但他们也并非全然没见过世面。何况这里距云深不知处也不远,整日看这家那家的修士在天上飞来飞去,想必也已经习惯,不会轻易被惊扰到。但是小辈们却无丝毫怀疑之意,一路上叽叽喳喳交谈着,甚是开心。


行至云深不知处所在处的山脚下,蓝忘机终于转身对小辈们说了一句话。


“亥时将至,你们加快速度,先回云深不知处。”


众小辈心生疑惑,但看看蓝忘机,又瞅瞅和他紧挨着的魏无羡,顿时心中了然,皆是面色一红,纷纷转身向山上行去。


魏无羡正感觉奇怪,正要转身向身边人询问缘由,却被蓝忘机先行一步


“……阿羡。”


即使是很轻很轻的一声呼唤,又像是意识飘忽中的呢喃,但魏无羡却真真切切听到了,而且听得一清二楚。



平日里蓝忘机是极少以这个称呼叫他的,轻到微不可查的两个字,让魏无羡从耳边酥麻至心底 。魏无羡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微微张开嘴唇,想说什么,但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蓝忘机抬起手,纤长白皙的手指在空中轻轻划了几道。



随后,半空中升腾起一束束光柱,带着略微尖锐但却不刺耳的嘶鸣,至空中绽放成一朵朵闪亮的金花,随即散落。然后,又不断有新的光柱升起,于空中绽放、散落 。



有那么一瞬间,魏无羡是完全怔住的。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静静望向天空中斑斓耀眼的烟火。嘴角边不知不觉扬起的弧度愈发明显。


烟火还在黑夜中绽放着。



这是蓝湛送给他的烟火。



这是只属于蓝湛和他的烟火。



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喜的欢呼声,那是还未走远的蓝家小辈们所发出的。魏无羡把视线转向蓝忘机,却发现蓝忘机嘴边噙着浅浅笑意,也在看他。




至始至终,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魏无羡。



他眼中只有魏无羡一人,从未装下过什么烟火。


“蓝湛……”


“嗯,我在。”


“……”


火光映照间,魏无羡眼中似有泪光闪烁,但很快,便被笑容所冲淡。



蓝忘机侧首,看着一束束光从地上腾起,冲至天空,如金花般绽放,下落,仿佛落下后被人徒手接住,仍会在手中熠熠生辉。


正如身边人的笑颜。


嘴唇处突然覆上一片冰凉柔软,魏无羡顺势勾住蓝忘机的脖颈,唇瓣间厮磨吸吮着,彼此间难舍难分。


待到绵长的一吻结束,烟火也已经停止在空中绽放。两人额头轻抵,相对静默无言。


“蓝湛,我很高兴。”


蓝忘机在魏无羡发旋轻轻落下一吻


“我也很高兴。”


他嘴唇微张,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看着魏无羡亮晶晶似装着星星的双眼,欲言又止,把身边人揉进怀中,轻声道:


“烟火很美,”



“你也是。”



天上散落的烟火,如今已落在了魏无羡手中。



*  *  *
灵感源自一首纯音乐xxx


曲名:花火が瞬く夜に


安利一下,超有感觉的!!!


还有这是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评论

热度(99)

  1. 水箤松饼卷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
    超好
  2. 曲终人不散松饼卷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