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魔道

青霭入看无(一)

山前雨:

*仙君叽X蛇妖羡


*剧毒又欧欧西


*重写伪开坑






“忘机,你出关了,身上的伤可是好了?”蓝曦臣脸上带着一向清雅和煦的笑,看着蓝忘机问道。


“已经痊愈了,多谢兄长关心。”蓝忘机一板一眼回答道。


“也是时候该出关了,”蓝曦臣眸光微闪,语气里带了些叹息的意味,“忘机可愿到下界走一趟?”


蓝忘机抬眼看了自家兄长一眼,直觉这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是。”他轻声应道。


 



这是蓝忘机第一次踏上凡间夷陵这一片土地,听闻这里蛇妖为患,原想应是阴暗潮湿的地方,没想到景色却颇为优美。


 


沿着曲折的小路缓步上山,一路上都是郁郁葱葱的古树,阳光穿过层层枝桠斑斑点点投射到地面上,有几只灰扑扑的野兔窜到蓝忘机面前定下身看看他,相互蹭蹭像是交头接耳交流着什么,胆子倒也挺大。


在空气幽幽的草木清香中,一缕总是若有若无的妖气一直引着他往前走。按理说,他已踏入这蛇妖的领地了,仙气与妖气相冲,那蛇妖应该也知道他的到来,只是为何不出来?


蓝忘机继续往前走着,刚踏上一面低矮的土坡,眼前一花,周身景象顿时面目全非。原来的路是一直通入一片茂盛的森林,现在,他却是来到了一个小山谷里,参天的大树遮蔽了阳光,一道小瀑布从山壁上方倾泻而下,折射出微弱的粼粼水光。


瀑布倾注到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潭子里,潭子旁还搭着一间小木屋。面前的环境清静幽深,潺潺水声与飒飒风声相呼应,这蛇妖还挺会享受的。


“哎呀,这是哪家的小仙君啊,长得那么漂亮居然还敢独自闯入我的领地,”突然,一道轻佻清亮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萦绕在蓝忘机耳边,“也不怕被我直接掳来当我的压寨夫人,噢不对,这里是山谷,应当是压谷夫人。”


“轻狂。”蓝忘机斥道,握紧了腰间悬着的避尘,他居然感觉不到有人在这附近。这蛇妖一开口就暴露了他修为不高,但他的能力却让蓝忘机不敢有丝毫松懈。从他站着的地方往左右看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高大的树木,深处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更里面的是什么。往上看则是大丛大丛墨绿的的叶子,遮天蔽日。他看不见说话的蛇妖在哪。


“嘿,别看了。”蓝忘机感觉自己的肩膀被别人轻拍了一下,当他快速扭头去看时,只见一道黑影“嗖”的一下窜到树上,连具体是什么样子的都没看见。


“反正你是找不到我的。”那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洋洋得意,忘机琴的琴弦被拨弄几下,避尘剑鞘一挥,正好发出一道清脆的击打在皮肉上的响声。


“哎哟,疼死我了,你这人怎么这样,一言不合就打人,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天界仙君仗势欺人殴打无辜妖怪啦,可怜我一个下界小妖没什么修为傍身就被如此欺凌……”那人的声音本来是带着一点委屈的,没想到他越说越离谱,蓝忘机最初真以为打伤他时的那点怜惜也被消磨掉了。


他说了一大串话,正好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避尘剑光一闪几根粗壮的树枝被齐齐砍下,黑影赶紧又窜到旁边的树上。


那人痛心道:“哎哟我的小仙君,你也太粗暴了吧,多好的树啊说砍就砍。得得得,别破坏我的树了,我出来就是了。”


接着,那蛇妖真的就直直出现在蓝忘机面前。


并未束起的黑发全都倾泻下来,那蛇妖皮相年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上身未着寸缕,白皙瘦削的身子直接就暴露在空气中,腰部一下则是一条长满漆黑细密鳞片的尾巴,尾端正勾缠在上面的树枝上,人身则倒吊在蓝忘机面前。


蛇妖与狐妖一样,通常都是以美艳闻名的。这个蛇妖少年也是长了一张丰神俊朗的脸,笑盈盈地看着蓝忘机。眼波流转间也没有蛇族特有的阴冷,只有一派风流意味。


“不知羞!”蓝忘机看见他赤裸的上身,把头扭到一边,闭上眼冷声骂道。


“这天地就是我的房屋,这山谷就是我的亵衣亵裤①,”小蛇妖摸摸下巴,带着笑意说,“小仙君,是你钻进我的亵衣亵裤里,还砍断我的腰带的啊,到底是谁不知羞?”


“不过,”那蛇妖扭身面对着蓝忘机的脸,冰冷的手指捏起他的下巴,眼睛亮晶晶的,“仙君你可长得真好看,我们可以双修吗?”

“轻狂。”蓝忘机格挡开他的手,后退一步,琉璃色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对方。


 


蛇妖少年看见他这幅模样,抿了抿唇,脸上笑意渐渐消退下去。


 




①:这个梗改自刘伶的“天地就是我的房子,房子就是我的衣裤,你们进我的房子就是钻到我裤裆里来了,谁让你们钻进来的?”




---------------tbc------------------- 


用电脑发,排版好像略奇怪...




这篇文已经噎了我好久了,主要是因为一开始写的时候没想好剧情,导致后面看着自己犹如脱\\\\肛野马的剧情走向有点尴尬....现在决定还是改了重写重发吧,给各位一直支持我的小仙女小可爱们比心❤❤❤




同时,在这里给各位即将高考的小姐姐们加油,祝你们考试顺利,保持平常心,加油哦~~~



评论

热度(224)

  1. 曲终人不散山前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