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魔道

【忘羡】我在

山前雨:

*五十点梗的作业,@hide&seek 谢谢妹子的点梗 忘羡夫夫撒糖带小朋友下副本的生活
*欢脱与正剧齐飞,殴殴戏独领风骚
*剧情犹如脱缰的野马(有点驾驭不住可能不太好orz),虽说是下副本,但到最后并没有打架
*依旧瞎几把起题目


        “蓝二哥哥!”一道黑影呼啸而过。
        “含光君!”黑影又呼啸而过。
        蓝家众小辈: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话说这夷陵老祖和含光君结为道侣后,通过蓝家的珍藏典籍,竟是真的找到了一个能让人尽快结出金丹的法子。
        向蓝启仁询问是否可行的时候硬是把老先生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古老的典籍上面赫然写了几个大字——某某双修术。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蓝启仁一甩袖子,开始怀疑是不是当时蓝曦臣带着部分古籍离开时被混进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蓝忘机和魏无羡当即宣布要闭关一段时间。
        蓝氏子弟:哇含光君那么厉害还要闭关修炼,真勤奋,我也要向含光君学习!
        蓝曦臣(用抹额蒙住眼睛):我看不见忘机我看不见忘机我看不见忘机……
        几个月后魏无羡容光焕发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金丹已成灵力充沛,激动和喜悦自是不必言说的。就连随后出来的蓝忘机脸上也挂上了一丝浅淡的笑意。
        不过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可不敢在蓝启仁眼皮子底下造次,要知道,他现在闯的祸可都会被记到蓝湛身上的。
        所以,魏无羡决定,要在云深不知处外造次。


云深不知处,后山。
        魏无羡拿出之前他从金家拿回来的“随便”,剑身灵力流转微微泛着红光。“铮——”宝剑出鞘。魏无羡握着“随便”的剑柄,深吸一口气,一套流利的剑法随之舞出。虽然已经过了十多年,但深深铭刻在灵魂上的一招一式还是记得的。虽然有些招式动作不到位,力度也不够,但在蓝忘机眼中这是天下舞剑舞得最好的人。
        剑舞若游电,随风萦且回。
        仿佛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少年再现眼前。不过,现在就很好。
        几套剑法舞下来,魏无羡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毕竟是刚结的金丹,灵力自是不怎么充沛的。
        刚一抬头,魏无羡便看见蓝忘机坐在不远处的树下看着他,琉璃色的眸子混入金黄色的阳光,温柔的目光只给他魏无羡一人。
        魏无羡咧嘴笑了笑,站在随便上御剑朝蓝忘机飞去。蓝忘机见状,站起身视线凝在他身上。他飞得不高,纯粹就是飞着玩玩,在经过蓝忘机面前的时候,他一下子跳了下去。蓝忘机也颇有默契地接住他,两人抱了个满怀。
        “哎呀蓝二哥哥好厉害啊,接住羡羡了,”魏无羡笑得眉眼弯弯,在蓝忘机下颌上亲了一下,“接住了羡羡就要给你做媳妇啦。”
        “本来就是我的。”蓝忘机低头亲了亲魏无羡的发鬓。
        蓝景仪:思追,为什么我们要来后山放(chi)兔(gou)子(liang)?
        蓝思追:是含光君叫我们来看着兔子的,让它们……不要妨碍到魏前辈练剑。
        “蓝湛,我感觉现在就像做梦一样。”魏无羡闭着眼,把下巴搁在蓝忘机肩上轻声道。原以为死了就是死了,永不会再回到这人世间的了;原以为他在有生之年再也体会不到灵力流转、仗剑天涯的感觉了;原以为……他两生都只能在别人的唾骂声中独自度过余生了。还好,还好他回来了,还好他现在有蓝忘机。
        作为一同双修的道侣,蓝忘机对他的心情当然是能体会到一点的。他紧了紧搂着魏无羡的腰,把他更用力地抱在怀里,“这是真的,不是梦。”他不会什么甜言蜜语,只知道把魏无羡抱得紧些,再紧些。
        清凉的山风扬起两人的衣摆,微雨过后空中掠过几双飞燕,落花下两人紧紧相拥。


        等魏无羡的金丹进一步巩固了,蓝家的小辈们恰逢又要出去夜猎历练了。
        说是历练,其实是不想再在云深不知处里被辣眼睛塞狗粮了。魏前辈一点也不雅正!
        “二哥哥,羡羡也想出去玩。”魏无羡枕在蓝忘机大腿上打了个滚,眨巴眨巴眼瞅着他。从双修结金丹再到巩固修为,他都快大半年没出过云深不知处了!
        “二哥哥,羡羡闷坏了你就没有羡羡给你天天了。”魏无羡把脸埋进蓝忘机小腹蹭了蹭。
        “好。”蓝忘机放下手中的书卷,一把扛起魏无羡往里屋走去,实行两人的日常活动,“明天就出去。”
        “那二哥哥要轻点人家明天还想早点下床,哎呀!”


        翌日,蓝家小辈们看见和他们同行的魏无羡和蓝忘机,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哎别哭丧着脸嘛,你们猎你们的,我们看我们的,大家也是互不干扰嘛,”魏无羡负手站立着,端的是一派前辈高人的样子,“况且当你们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时我和含光君不是能帮你们嘛,你们还能获得魔道祖师的亲自指点那是多少人求不来的……”
        “出发吧。”蓝忘机抿了抿唇,开口道。
        “走走走。”魏无羡率先御剑离开,蓝忘机随即紧紧跟上,小辈们相互看了看,也跟着御剑飞行。
        “有含光君魏前辈同行很好啊,我们说不定能学到很多东西呢。”蓝思追回头朝众人笑了笑。
        “例如,这样……?”蓝景仪往半空指了指。
        一道黑影踩着红色的剑光在他们身侧“嗖”地飞过,又“嗖”地飞走,被风吹散的笑声依旧让每个人都听见了。
        魏无羡俯视着脚下的云雾,狂风吹乱了他的黑发。不过这都无所谓,他终是可以再次凭借自己的力量俯瞰这片土地了。少年时的热血再一次涌了上来。
        “小心点。”蓝忘机见他玩得有点太疯狂了,开口提醒道。
        “好啦好啦,人家都听你的。”魏无羡放缓速度,飞到蓝忘机身侧又开始歪歪腻腻。
        蓝思追觉得今天的风有点大,“啪啪”地吹得他的脸生疼。
        酉时,众人降落在一个市镇郊外。长时间的飞行让大多数弟子降落时腿都发软了,但还是强撑着端正站好。然而魏无羡不同。
        一下地,他就往蓝忘机身上倒去,“累了,要蓝二哥哥背才能好。”
        “别闹。”
        魏无羡作势要倒下,蓝忘机赶紧抱住他。蓝忘机的耳根发热,但还是问道:“真的要背?”
        魏无羡瞄了一眼装作到处看风景的弟子,干笑几声重新站好,“不用了不用了。”他的面子可以不要,蓝湛的还是要的。
        这个市镇很大,人山人海,到处张灯结彩的。魏无羡知道蓝家人喜静且普遍有洁癖,在这样熙熙攘攘的街道里行走对他们也是一种折磨。于是找了一家少人些的客栈,就像赶兔子一样把他们都赶了进去。
        “小二,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那么热闹?”魏无羡伸手招来一个小二,问道。
        “客官且先等等,马上上菜。”小二忙得脚不沾地,甚至没听清楚魏无羡问什么,就匆匆胡乱应了句。
        “噗……”魏无羡笑了出声,小辈们肩膀也抖了抖。
        “一看各位就是外地人吧。”旁边一个老伯开口道。
        “是啊,”魏无羡笑吟吟道,“老伯能否为我等解答一二?”
        “今天是这的驱妖日。”老伯一口喝尽碗中的酒,砸吧砸吧嘴,缓缓开口道,“听说这从前来了一只大妖怪,化作女子,嫁与了一个凡界男子。”
“这不是话本里人妖良缘的开头嘛。”有人笑道。
        “我说的和这个不一样!”老伯瞪大眼睛,恨恨地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瞪了一眼,“那名妖怪嫁给了这个凡人后过了许久,本性就忍不住了呀。”老伯压低声音,颇有神秘感地瞄了一眼在场的听众。
        见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嘿嘿”一笑,再次开口:“妖的本性是什么?凶残啊食人啊!时间一久,镇上就总有婴儿莫名奇妙地消失,有人见她半夜三更从林子里披头散发地走出来,手上还沾着血,这些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妖怪了。”
        “那她夫君呢?”魏无羡坐直身,问道。
        “她夫君后来当然知道了,还是他去找道士回来把这妖给灭了呢!”
        “真死了?”
        “这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啊,这男子和这妖怪生的孩子倒是全死了。”老伯混浊的眼珠一转,声音徒生几分诡异,“这男子怕自己和妖怪生的孩子全是小妖怪,放到火上一烤,竟滋溜溜地流出绿色的汁水,三个孩子都变成小蜘蛛,活活烧成了焦炭!”
        “烧得好!”有人大喊,“对待这样妖物就该杀光烧光,不然平白害了我们人的性命!”
        “于是那一天也变成了这的一个节日,大家都纷纷把各种做出来的蜘蛛给烧掉呢,让它们不敢再来祸害我们。”
        客栈大厅的人几乎都听得热血沸腾的,只有魏无羡,竟出了一背冷汗。
        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握着魏无羡渗出冷汗的手,魏无羡对上了蓝忘机关切的眼神。
        “我没事。”
        “我在。”
        魏无羡重重地点点头,两人的手在袖子和桌子的遮掩下十指紧扣,渐渐的魏无羡的手也被蓝忘机抓得温暖了。
        吃完饭后,小辈们不想去逛魏无羡也无心去逛,一群人便沿着江畔慢悠悠地走着。
    走着走着,魏无羡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觉不觉得,我们这样活像一群鬼魂?”
        蓝家的衣服主要都是白色的,从头到脚都是白白的一片。此时,月亮正从江面升起,水面荡起一波一波银白色的涟漪。人们都集中在城里,是以这正是一片寂静无声。
        一群白衣人在江畔飘飘晃晃的,还有一个黑影才窜来窜去。
        几个小辈想到了,也忍不住肩膀抖动几下。
        沉闷的气氛被魏无羡搅活跃了一点。
        “我们去游船吧!”片刻后,魏无羡又兴致勃勃指着岸边的一艘大船说道。
        “好啊!”年轻人都是喜欢尝试一下未曾经历过的东西的,还没试过在夜里游船赏月。
有人偷偷瞄了蓝忘机一眼,只见他微微颔首,魏无羡便欢快地从他怀里掏出了一个钱袋去找船家租船。
        “蓝湛!”解开把船系在岸边的绳索后,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袖子,轻身一跃就跃上船舷。
        所有人都上船后,蓝忘机对着岸凌空挥掌,船悠悠地驶向江面中心。
        魏无羡半倚在蓝忘机身上:“含光君弹一首呗。”
        “好。”蓝忘机应下,解下忘机琴盘膝而坐。魏无羡坐在他身后,像是没骨头一样和他背靠着背。
        蓝忘机弹的曲子很熟悉——《忘羡》
        小辈们也深知道现在不要去打扰二人,都挤在船的另一侧。有人小声开口:“这怎么觉得这个情况有点熟悉?”
        “我也是。”
        “我也是。”
        蓝思追摸摸鼻梁,想起之前那次百家的第二次“围剿”乱葬岗,回去的路上,正是他们把船舱让给了两位前辈。
        “啊,那是什么?”有人惊讶开口问道。


        “魏婴,魏婴……”
        迷迷糊糊间,魏无羡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自己的脸,把自己叫醒。
        “嗯,蓝湛,怎么了?”魏无羡睡眼惺忪,看着蓝忘机问道。
        蓝忘机扶他起来:“你看。”
        当船在江上漂着时没有人刻意去控制它的方向,是以也不知道现在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不过在场的都是修仙的人,又有强大的蓝忘机在身侧,自是无所畏惧的。
        魏无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船不知为何驶入了一个山谷里,因为河道变得太过狭窄,船进不去。山谷里种了一大片桃花树,或艳丽或素淡,层层叠叠交织在一起,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银光。
        魏无羡咬着蓝忘机耳朵低声道:“蓝湛,这像不像书中所写的桃花源?”
        一行人下了船脚下是铺着一层厚厚花瓣的柔软草地,桃花瓣像是落不尽的,像细雨一般纷纷落下。
        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快看,这里真的有一个山口,我们真的到桃花源了?”蓝景仪惊呼。
        蓝忘机低头看看避尘,光华流转却没有一丝出鞘之意,此地尚是安全的。
        “蓝湛,我们进去看看吧。”魏无羡朝蓝忘机眨眨眼。
        “好。”他也想看看,传说中那个人间仙境的桃花源是否真的存在。
        蓝忘机把魏无羡从山口拉开,率先走了进去。魏无羡紧紧抓住他的手,随之进去。接着是小辈们。
        山口初入是很是逼狭,必须侧着走才能通过。蓝忘机便把剑握在前面的手上,另一手引着魏无羡。渐渐的,山口变宽阔了,容得下两人并肩行走。一蓝一红的剑光格外明显。
        就像是穿到了另一个空间,山口外正是黑夜,而穿过山口后,里面却是傍晚时分。橙红色的夕阳刚好照射在刚出山口的一行人脸上。
        “有点意思。”魏无羡道。
        此时他们正站在一个悬崖上,前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地。空中有薄雾,具体情况并看不真切。
        魏无羡往前走了一步,变象突生。
        画面四分五裂,像是忽然坠入悬崖,黑色红色的色彩不断在眼前交织,声声呐喊灌入魏无羡耳中。
        夷陵,乱葬岗。
        魏无羡一看这山这树,马上就反应过来——这里居然是乱葬岗,此时他正站在上山的那条小路上,不过那些引导他上山的灯笼已经破碎了,大红色的灯面被地上的泥土虚虚掩埋。
        魏无羡忽地颤抖起来,各种颜色呈现在魏无羡面前,他们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伏魔洞。
        这竟是十多年前百家围剿乱葬岗的情景。
        魏无羡把手摸到腰侧,摸了个空,没有随便,没有陈情,人们穿过他的身体,他只是一个不存在于此的看客。
        不受控制跟着人们往前走的魏无羡突然听到一道艰涩的声音。
        “魏婴。”
        他一回头,蓝忘机站在他身后,他身上没有避尘也没有忘机琴。伸手触碰蓝忘机的脸颊,真实的温热的。在此地,唯有蓝忘机是真实的。
        “魏婴,”蓝忘机再次唤了一声,抓住魏无羡还停留在他脸上的手,两人的手紧扣在一起,“这是假的。”
        “没事,”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带着蓝忘机从另一条路上山。百家的声音渐渐被他们抛到身后。
        路过一棵大树时,魏无羡若有所感地绕着它走了一圈,蹲下身,从一个隐蔽的洞里抱出了一个昏迷的孩子——温苑。
        小温苑的触感也是真实的,高热的身子,不安挣动的手脚。他一被魏无羡抱起来,就哼哼唧唧地往他怀里钻,“羡哥哥……”
        幻境并不止于此,半山忽然传来一个青年的狂笑。声音悲壮桀鹜,带着一丝不惧死亡的狂意。
        魏无羡什么也听不见了,只知道紧紧抓住蓝忘机的衣袖,喃喃道:“蓝湛,你别去,答应我,别去那里……”
        蓝忘机没有说话,死死抱着魏无羡,额头与他额头相抵,“我不去,我们都不去。”
        两人耳中都只有对方的心跳,一下一下,低沉而又快速,什么叫骂声、刀剑碰撞声、血肉撕裂声咀嚼声,都与他们无关了,唯有紧紧拥抱着的人才是真实的。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才沉寂下去。魏无羡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象又不同了,他们回到了一开始来到的地方,只是到了悬崖下边。
        几个小辈躺在地上呼呼大睡,魏无羡、蓝忘机和蓝思追三人抱成一团。
        “含光君、魏前辈、思追,你们这是?”蓝景仪刚醒来就被眼前的三人吓了一跳。
        “唔?”蓝思追也醒了过来,迷蒙地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蓝忘机,瞬间清醒,脸变得红红的,“前辈……我们这是……怎么了?”
        “没事。”魏无羡怜爱地拍拍他的头。
        “好奇怪,我刚刚梦见我好像躲在一个洞里,然后又被抱了起来,然后……”蓝思追似是有点苦恼地挠挠头,“有一种在爹爹怀里的感觉。”
        蓝忘机:不那是你娘(划掉)
        “思追,看来你是做了一个好梦啊,我梦见了一些很恐怖的东西,往后退了一步,就晕过去了,不过好奇怪,在梦里怎么还晕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梦见一些好恐怖的东西。”
        “看来,刚刚我们都陷入了梦境之中,都看到了我们最害怕的东西?”蓝思追疑惑看向在场的两位前辈。
        魏无羡和蓝忘机紧扣的手还没放开,被围剿被反噬是魏无羡不想再忆起的东西,而蓝忘机最害怕的,是魏无羡身死魂销。
        “问问不就知道了,”魏无羡朝旁边齐人高的草丛扬声问道:“这位夫人,请问您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呢?”
        避尘自动出鞘半寸,被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按了回去。
        小辈们齐齐看着那边,一位一身素白,梳着妇人发型的女子缓步走出。她低头福了福身:“妾身陈朱氏,方才冒犯几位仙长了。”
        “应该是我们冒犯了,误闯了夫人的住处。”魏无羡笑道,与蓝忘机一同朝女子拱手。小辈们见状,纷纷也朝这妇人拱手道歉,原来他们竟是闯进这夫人的住所了!
        “娘亲,该吃饭了。”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拉着女子的袖子,奶声奶气说道,又转头朝众人甜甜一笑,“各位哥哥们好呀。”
        少年们脊背都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那个小女孩竟是没有眼珠的!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只有两个黑窟窿,一丝暗淡的绿光滴溜溜地在里面转动。
        陈朱氏拍拍女孩的头,温柔道:“囡囡先回去,娘亲一会就回。”
        “好。”女孩子高兴地应了一声,跑向远处的一间小屋子。
        “诸位仙长放心,我虽非人,但却绝无害人之心,”女子的语气忽转狠辣,“若诸位一定要对付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夫人,请先息怒,我等只是误闯,也并不是所有妖无论好坏都不分青红皂白地拔剑相向的。”魏无羡正色道,“只是,夫人为何要把……”
        “啊啊……”一道嘶哑的喊声打断了魏无羡的话,一个男子快速地窜了出来,躲进了人群中,“啊啊!”
“爹爹!”三个眼里闪着绿光的小孩子朝男子呼喊着。
        男子蹲在蓝景仪身侧,紧紧抱着他的腿,嘴里凄厉地呼喊着。
        蓝景仪也被他吓懵了,抓住魏无羡袖子:“魏前辈!”
        “你到现在还想要离开我!”女子妩媚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摊开手掌几根蛛丝绕过蓝景仪向男子缠去,红光一闪,几根蛛丝被斩断。
        “还请几位仙长不要干涉我的家务事。”女子沉着脸说道。
        “你就是外面镇子上传言被赶走的妖怪。”
        女子悲凉地笑了,道:“他们知道什么,当年我的第三个孩子才出生,镇外来了一只专食婴儿的妖鸟,我害怕我的孩子会受到伤害,耗费了我数百年的修为才拼死把它杀了。而那些人呢,我杀的是杀害他们孩子的凶手,到头来却要找修士对付我。”
        她恨恨地看着男子:“我的夫君也不相信我,还把我们的孩子都杀了,孩子何辜?非我族类,其心真的必异吗!”
        见女子隐隐有癫狂的迹象,蓝忘机暗自上前半步,把魏无羡和少年们护在身后。
        几个少年眼里泛起水光,开始同情起这个女子。身为妖类,无害人之心,却要被背叛被迫害。
        女子深吸一口气,语气平静下来,“仙长们能进到这里也纯属是机缘巧合,当年我被重伤后便找了这么一个地方,布下幻境阻挡人们进来。我不会再出这里,况且,我们的命也是紧紧绑在一起的,他身死之日,我也会随之而去,让我们一起下黄泉,让我带着他,去请我们那三个枉死的孩子赎罪!”
五十点梗(last)
        话语铿锵有力,三个孩子“吱”的一声非人非兽的尖叫,都化作一抔白沙随风飘逝。
        太阳沉入地下,霎时一片漆黑,只传来女子幽幽的声音,“几位仙长,永别了。”
        眼前再次亮起时,众人再度回到船上,太阳已经升起,新的一天已经到了。趴在船沿一看,船还是在江中飘荡着,哪见那个长有满满一片桃花林的小河谷。
        “就像是,作了一场梦一样。”蓝景仪呆呆地摸着自己的脸。
        “看懵了吧。”魏无羡弹弹他的额头。
        “魏前辈,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有小辈小声问道。
        “这女子本是一个蜘蛛精,好不容易修成人形嫁人生子却被识破了,打成重伤。她哪能放过背叛他的丈夫啊。于是她便找了这么一个山洞,和她丈夫一起藏了进去,布下迷阵不许别人进去。把两人的命也绑在了一起,这辈子是怎么都分不开的了。”
        魏无羡把手搭在额头上,眯眼看着蓝忘机在朝阳下的身姿,“啧啧,蓝湛,你真好看,”想说便说了,“我也要和你一辈子也不分开。”
        蓝忘机温柔地看着他:“不止这一世。”
        “对对,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魏无羡从善如流地凑到蓝忘机耳边小声道。
        见两位前辈又开始歪歪腻腻,少年们再次自觉地转过身。
        嗯,阳光有点刺眼。
        “蓝湛。”
        “我在。”
        “蓝湛湛。”
        “我在。”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我也是。”


———————END—————————


我我我我的脑和手不受控制了,越写到后面感觉越糟糕,写完之后感觉有点想瘫了QAQ第一次点梗作业要被我写砸了嘤嘤嘤


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看官们QAQ点梗的妹子我不知道怎么艾特orz


求小红心求评论,评论评论评论


果然一下子那么大的篇幅我还是有点难控制……

评论

热度(122)

  1. 曲终人不散山前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