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忘羡]羡羡,送你一只花魁叽!

一璐若殇:

*高冷花魁叽x风流公子羡


*ooc表打我/我尽量不ooc


*私设如山


因为想看又找不到这种设定的,就只好自己产粮了。第一次写同人文就献给忘羡了,我就是想看羡羡倒追汪叽233。emmmmmmm我也不打算产玻璃渣,乐忠于吃糖和小甜饼。希望大家喜欢吧,还有求评论,我都会认真看完你们的意见的233,想看的梗也可以和我说,这个计划是短篇


 


 


城中的人都在为生计而忙碌着,只有一座楼宇,让人们忘记一切忧愁烦恼,纵情享乐。醉纸楼——全城最大的青楼,楼中红粉缭绕,不少纨绔的世家子弟来此寻欢作乐,也有风雅之士来此听上一段儿曲儿,看一场表演


 


“琼琚怎么还不来?”


 


“我可是专门来听他的曲儿的呢!”


 


“这琼琚可真真是貌美啊!那一手的琴也是弹得极妙!”


 


……


在楼上的包厢里,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身着黑衣,头发只用一根红绳随意地束起来,一股子慵懒随性的气息。“琼琚?这是谁?”他懒懒地开口问旁边的妈妈


妈妈轻声笑了笑道“这琼琚啊,大概一年前左右来到我们醉纸楼,不出半年便成了我们楼里的花魁,当真貌美无双,琴艺那怎一个绝字了得……”妈妈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自是知道她意欲何为,随手从腰间解下钱袋向她扔过去。妈妈接住后并没有着急着看有多少钱,慢慢揣入袖中又继续讲下去“琼琚本是出身大世家,姓氏是蓝,后来家里做生意欠了一屁股债,债主就雇佣了几十个彪形大汉将他绑来我们醉纸楼。之所以雇佣那么多是因为他武艺高强,最后那几十个大汉幸运的就只是受了严重的皮肉伤,倒霉的这下半生只能苟延残喘咯。也正是因为他这一身好武功,从来没有客人可以靠近他,有的客人想给他下药,也不知他是怎么知道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把人赶出去,最怪的是,那些人不出一个月便离奇死亡。听说他还有一个哥哥,不过年少时便云游去了……”


 


说着,红艳艳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与其色调格格不入的身影,那人身着蓝白色的衣服,衣料看起来较为轻盈却不露骨,三千青丝披散一肩,头上只有一条蓝白色的云纹抹额,若凑近了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他的眼眸颜色很浅,他手中抱着一个琴,缓缓走上舞台。原本吵闹无比的醉纸楼一下子安静下来,人们都屏息以待。


 


蓝忘机将琴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桌子上,坐下来,纤长的手指抚在琴弦上,手指微动,流水般的音符便从手指尖缓缓流出,宛如蛊惑人心般,当蓝忘机早已弹完一曲从舞台上离开时,人们还沉醉在美妙的琴音之中无法自拔。


 


魏无羡看着那谪仙般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摸索着下巴。


 


蓝忘机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往魏无羡的方向看过去,魏无羡注意到之后立刻向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蓝忘机看到后微微皱了皱眉,收回视线。魏无羡不禁有些挫败感,【之前那些小姑娘,哪个看到我这种笑容不会脸红的?怎么这个就这么不一样呢?】他笑吟吟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扁扁嘴,好不可怜。


 


下面那些反应过来的客人都在大叫着“琼琚小宝贝!跟我吧!我给你赎身!”


 


“琼琚姑娘!做我的娘子吧!”


 


“琼琚小心肝儿!来我的府上做我的妾侍吧!我定不会亏待你!”……


 


蓝忘机眼神淡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心中嗤笑【连我的性别都不知,又谈何情爱?】若非为了给自己赎身,他才不会继续呆在这儿。对身后的大呼小叫,以及愚昧可笑的表白置若罔闻,踏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接下来要会客的房间。


 


“哎呦哎呦,各位爷先消停一下。”妈妈出来维持一下场面。“按照惯例,我们琼琚啊,接下来会见一名客人,大家呢,以竞拍的方式来获得与我们琼琚见面谈话的机会,价高者得。”妈妈把“见面谈话”几个字咬得格外重。“一百两白银起价!”


 


下面的人一下子骚动了,价格一下子抬到一千白银两。“一万两!”一个从上面传来的慵懒声音打破了这场面,场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妈妈趁着这安静的时间道“还有更高的吗?一万两一次,一万两两次,一万两三次!成交!”楞了许久的人们终于反应过来,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是哪个冤大头这样砸钱。


 


只见那冤大头手上甩着一个挂着血红色穗子的笛,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淡然地去前台交了钱便去了蓝忘机所在的房间。


 


那房间布置得极为清雅,以浅绿色为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儿。魏无羡踏进房间后看到一个巨大的纱帐,后头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身影。


 


魏无羡顿时心痒起来,撩起纱帐便看到那极为好看的人,瞬间感觉心脏被击中了,暗暗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了,这辈子不是这个人就不行!】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魏无羡沉思了一下便意识过来,这人,并非女子!


 


蓝忘机抬起颜色极浅的眸子,打量着眼前这个呆滞地看着自己的俊俏的人,不发一言,收回视线后才淡淡地说一句“坐。”


 


魏无羡讪讪地收回视线,又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他的声音真好听!不管了,就算他是男的我也要定他了!】想通后便又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道“我叫魏婴,字无羡。我知道你姓蓝,我叫你蓝二哥哥好不好?”


 


“不好。”蓝忘机看都没有看魏无羡一眼。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这么叫你啦~”魏无羡摆出一脸贱兮兮的笑容。


 


“琼琚。”


 


“这是艺名不是你的名字,蓝二哥哥~”魏无羡把最后面那个字念得长长地,语调还往上提,满满撒娇的语气。远在万里之外的弟读机蓝曦臣感觉到来自弟弟内心深处的一股恶寒。蓝忘机却仍然努力保持淡定,然而在魏无羡坚持不懈地喊了n之后蓝忘机终于受不了了。


 


“别……别叫了。”蓝忘机羞郝地微微侧过脸,被头发所掩盖的耳朵有些发红,雪白的脸颊上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魏无羡心想【成了!】笑容愈发灿烂道“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你告诉我我就不这么叫了!”到底还是嘴下留情没有继续叫他蓝二哥哥了。


 


“蓝忘机。”


 


“蓝忘机,蓝忘机……这名字真好听!忘机是字,那名呢?”魏无羡得寸进尺地问。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就像小孩子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糖果。


 


蓝忘机本不想说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人好像没有什么恶意,虽然看着没个正形,眼睛里却无比清澈,蓝忘机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挺有自信的。另一方面,这人砸了那么多钱,告诉他名字也不过分。“湛,蓝湛。”


*好像抓不准性格啊......

评论

热度(192)

  1. 淡🍁语-苗鹄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