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魔道

《锦鲤抄》

素为绚兮:

*cp:忘羡忘羡忘羡,重要的事说三遍!雷,ooc,文笔渣


 


*梗来自于歌曲《锦鲤抄》,歌曲文案如下:


 


(文案内容是歌词作者慕清明虚构的,并非文献所载,史上无《异闻录》一书)


宁武皇仁光九年锦文轩刻本《异闻录》载:


扶桑画师浅溪,居泰安,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嬉戏。


其时正武德之乱,藩镇割据,战事频仍,魑魅魍魉,肆逆于道。兵戈逼泰安,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锦鲤,未去。


是夜,院室倏火。有人入火护溪,言其本鲤中妖,欲取溪命,却生情愫,遂不忍为之。翌日天明,火势渐歇,人已不见。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涸,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自始至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花,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这段摘自360百科)


 


*歌很好听,力推!此梗如歌曲作者有言明不得借用等,请评论里告诉我,立刻删文,谢谢!


 


 


【1】


传言世代习画的姑苏蓝氏,出了个了不得的二公子,名为蓝湛,字忘机。据传蓝二公子作画,凡画人物花鸟等生灵从不点睛,因为落笔即活,有造化之能,一时为天下人心向往。


可惜,蓝二公子去的早,才取字不久就离世,让人闻言惋叹。


 


【2】


蓝忘机在云梦住了已然半载有余。


他的新住处不比姑苏蓝家云深不知处,在极为偏僻之地,只有三间陋室,门前唯一的景致便是半亩荷塘。塘中一片荷叶莲花亭亭玉立,迎风招展,算是画师唯一可以付诸笔尖的一点景致。


日子虽苦,但是蓝忘机从未有怨言,他知道这是叔父和兄长能给他争到的最后一点清静了。


 


【3】


荷塘里似乎已经有了“人家”。


蓝忘机站在水里,摸了摸湿透的左腿裤脚,凝神向一处莲叶下望去,那里似乎刚有一抹金色滑过,可他分明记得兄长说这塘里只有前户人家放入的几十只草鱼鱼苗。


收回视线,蓝忘机伸长手臂,继续去采那颗看起来最为饱满的莲蓬。手指刚碰到那清凉的青壳,他的小腿处就有一缕清凉拂过,随即一捧清水就溅在了右腿裤子上。蓝忘机低头看去,只来得及在荷叶后看到一个尾巴,金灿灿的,耀眼得让人心头一动。


他想了想,收回了手,只随便采了一点小莲蓬,果然再没被惊扰。


 


【4】


最小的屋子被之前的主人当做了仓库,随便堆了些杂物。蓝忘机来后,有意把它作为自己的书房,断断续续地收拾了小半年,布置才得有几分像他之前在云深不知处的静室。


这日他画完,随意在屋内走了几步,愕然发现书架后居然随意斜躺着一柄青竹做就的鱼竿。那杆看起来年头有些久远,柄身已然遍布了些裂痕。他将它拣起,简单擦拭了一下,横竖无事,去把那些荷塘里养熟了的草鱼钓几只上来换些饭钱也好。


他坐在和堂前,把着杆,看着水光中倒映出的悠悠云影,不由出神。离他来云梦那日已是过了数月,也不知道云深不知处现在如何了。正统王室逐渐没落,朝中温氏得意,怎么看都是乱世之像,可笑温家荒唐,竟然真的相信他蓝忘机有笔下生灵的能耐,非要他画了仁兽麒麟献给温若寒以证其名。


且不说蓝忘机是否真的有那个能力,就算有,蓝氏也绝不会给这乱臣贼子半分助力让他搅乱天下!


心绪激荡,蓝忘机一时竟然对周围事物一无察觉,直到听到水花作响之声,才恍然回神。他低头一看,一抹金色正悠悠然游走,而他的鱼钩上已是空空如也。


不知怎的,蓝忘机觉得自己在那道鱼影身上看到了嘲笑的意味。


摇摇头,他换了饵,继续垂钓。


那金色鲤鱼却像是吃饵吃上了瘾,仗着它身姿轻盈,蓝忘机的饵尽数被它吃去,最后见蓝忘机垂线居然也懒得上前吃食,只是在水底静静停留着,一翕一合间颇有点“你能奈我何”的意思。


青年发着呆看那鱼,鬼使神差地伸手探入水中,似乎要去抓它。鱼受了惊吓,一摆尾瞬息溜得无影无踪。


其实蓝忘机只不过想摸摸它罢了。


 


【5】


过了两日,荷花开得最到动人处,蓝忘机第一次把作画的小桌和用具都搬了出来,准备细细描绘这唯一景致。


他执笔凝望着那一片接天莲叶,将那绿叶中有几抹含羞粉瓣都记了清楚,方才落笔。待画到水纹时,蓝忘机垂眼,不经意间发现那近来经常得见的金色鲤鱼正栖在一片疏影间,静静地对着他,似乎在好奇地看着蓝忘机。


他心头一动,提笔要给画上添上这尾锦鲤,谁知那鱼儿机灵得惊人,只要蓝忘机目光一落在它身上,它马上就摆尾离开。如此来往三四次,蓝忘机只得放弃画它的心思,只在水下抹了笔朦胧的金影。


荷风起,似乎有少年轻笑了一声,瞬息碎在了金色光影中。


 


【6】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蓝忘机不读书作画时,偶然会搬个小板凳坐在荷塘旁的大树下,靠着树趁着影,做一个淡到无色的梦。


自从他注意到那尾鲤鱼,他坐到树下打盹的次数便无意间多了。


青年眉眼沉沉阖上,正是半梦半醒处。屋前风忽然就静下,天地悄然,直到他睡得深了,声音才重新在其间缓缓流动起来。


蓝忘机一向警醒,睡觉也总睡不实,朦胧间感受到面前逼近一个黑影,随即一点重量就落在了自己的膝上,手心下滑过一缕温凉,却又痒的心动,像是碰到了谁的发丝。


但临他醒来时却又什么都没了。


青年坐直身子,垂眸看看掌心,蹙眉不语。


 


【7】


“蓝忘机”已死,自然是无法再承继叔父蓝启仁的期望继续考取功名了,但是蓝忘机生性喜爱读书,就把这习惯在云梦坚持了下来。可惜他不能时时接受家族救济,也就没多少余钱买置书本,只好把那些从蓝家带出的书翻来覆去的看,一读就是数个时辰。


今日书房却不怎么清静。


蓝忘机丢了书,皱眉向窗外看去,每当他读到得趣处,窗外就有少年嘻嘻哈哈的肆意笑声,可每当他看去,又一下子就没了。如是几番下来,蓝忘机哪还能专注看书呢?


权衡几秒,他站起身,推开门绕着荷塘和屋子检查了好几圈,果然没有发现半分蹊跷之处,连平日里那在塘间四处游动的金鲤鱼都躲了起来,似乎在休憩。


他摇头,回身返回书房拿起书卷——下一刻他就像是被火燎到一般,将他平日宝贝不已的书籍摔了出去!


书落在地上,翻开几页,赫然是一本蓝忘机之前死也不会看的春宫图!


窗外又响起少年畅快到极处的爽朗笑声,光听声音就知道那人心情愉悦,让人对他生不起气来。蓝忘机黑着脸重重推开门,依旧没找到半个人影,只看见金色鲤鱼在塘间蹿得欢快,惊扰得莲叶都前后摆动起来。


青年梗着气瞪了那鱼一会,半晌自己也无奈地笑了。


 


【8】


不种地,蓝忘机的收入来源就极为单调,他平日里会时不时画上几幅普通山水送到城中去,卖给书画铺子,有时也会画点简单扇面,充作饭资。偶尔他还会听店铺老板说起丹青传奇蓝湛,叹息无缘见到蓝湛作画,言语间挥之不去的遗憾。蓝忘机稍带点俏皮地想,你已经见到了,可惜就是不知道而已。


这日一家酒店老板托他画了幅锦鲤,准备挂在堂正中召召财运。彼时蓝忘机与那金鲤鱼已经很是相熟,神思微动,提笔就画了一对青红鲤鱼在团团荷叶间,端得是栩栩如生,水汽扑面而来,看得那酒店老板欢喜不已。老板不但给了蓝忘机双倍的酬金,还送了两坛店里名为“天子笑”的好酒。


姑苏蓝氏家训禁酒,蓝忘机自然不要,奈何店老板过于热情,直接就送到了蓝忘机家中,他也不得不接受了,随意地撇在屋檐下就进屋休息。


谁知,第二日起来,一个酒坛就空了大半。蓝忘机好笑地从那坛中提出一尾软塌塌的金红鲤鱼——怕不是这胆大妄为的鱼儿喝醉了,浑身都透出火热的红来。蓝忘机想了想,还是把它轻轻放到荷塘中,静静看着那鱼摇头摆尾地晃悠悠离开。


 


【9】


剩下那坛天子笑蓝忘机没敢再放在屋外,他带到屋中放在了一处地板下,果然当晚就有人轻手轻脚地来找。蓝忘机心里好笑,一听见那人动就假意翻身,吓得少年蠢蠢欲动最后也就是蠢蠢欲动而已。


第二天他特意到荷塘看了眼,锦鲤果然颓然在一处荷叶下瘫着,连鳍都不愿多摆动,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心中闪过略微的不忍,蓝忘机想起两日前鲤鱼浑身金红的样子,又坚定了信心。


可是那鲤鱼怎么会就这样言败?它不但没放弃,还反将一军——它把蓝忘机平日喝的茶杯中的茶水换成了佳酿!


蓝家人从不沾酒,蓝忘机也就不知道自己居然是个一杯倒,醉后酒品还不怎么样。少年也不知,望见他睡着之后就大胆上岸去够那酒坛,一口气喝了个痛快。


正当他喝到微醺,美滋滋之时,背后却忽然压上了一具火热身体。少年吓了个彻底,想回头看,却被按住。蓝忘机用自己从不离身的抹额绑了他的手,拽着放到眼前细细看,那惊讶的神色像是在研究这双手到底是从何而来一样。


少年受惊,挣脱了也顾不得没绑实的手,连跑带爬地一头扎进了荷塘,想要躲起来。蓝忘机此时异常固执,不顾自己没有挽起裤子和收起衣摆,也跟着跳下了水,追着那身缚白抹额的金鱼到处跑,动作异常敏捷。幸而天色已黯,蓝家作息又规律,不然锦鲤说不准真要被青年抓去好好研究一番。


当然,第二日蓝忘机宿醉醒来,黑着脸又跳入荷塘,追那衔着白抹额的锦鲤到处跑又是后话了。


 


【10】


随着温家夺权之意越来越明显,民间也逐渐分成了两派,一派投靠如日中天的温家势力,一派则得了逃出太子的名义,扛起大旗扶持皇室。云梦当地雄踞的势力江家所住莲花坞被温兵谋杀了江家掌门夫妇,大火烧尽千亩莲塘,江家少主随即出逃,云梦也陷入连绵战火中。


蓝忘机知道自己早晚会被温家人发现,是以当他的小院门被温晁踹开时他并无半分意外,只不过那些温狗实在不应该抓了救助他颇多的书画铺子老板来威胁他!


长剑出鞘,蓝忘机一眨眼就杀了两个要来擒他的温兵,世人皆知姑苏蓝家诗画闻名遐迩,却不知蓝家先祖却是武僧出身,蓝氏亦世代习武,温家人顿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但是温晁身边人却不乏高手,蓝忘机也只是勉力放走了那店老板,眼看着就要被走狗温逐流一掌拍飞,那半亩荷叶荷花却疯了般长得数十米高,瞬息间就织就一张铺天盖日的掌,将那温逐流等人狠狠拍飞出去!


“妖怪啊!是妖怪!”温晁见此,顿时失了之前要生擒蓝忘机的嚣张气焰,尖叫着带着一干兵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跑的慢的更是差点被那绿掌拍成了肉泥!


剑上血滴滑落,蓝忘机终于脱离跪坐下来,那莲叶也失了气力般缩回塘中,又是之前亭亭玉立的样子,碧绿的茎叶上若不是沾了血色,怕是无人相信之前是这些无害的植物暴起一连杀了数十人。


蓝忘机看见那尾金鲤从荷叶下游出,冲他有气无力地吐了个泡泡。


“谢谢。”他低声道。


 


【11】


那日过后,蓝忘机养伤,闭门不出。那锦鲤也似乎受了挫一样,整日在塘里懒懒地晒太阳,气泡也懒得吹一个,更别提来闹蓝忘机。蓝忘机养伤之余也不免担心,给鱼塘投了好些吃食,金鲤都安之若素地接受了,吃的尾巴一摆一摆,煞是可爱。


蓝忘机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与上次不同,鲤鱼只是静静看着他,安然接受蓝忘机的轻抚,甚至在那修长手指上蹭了蹭。


青年抿了唇,微微笑了起来。


 


【12】


当大火将小院裹住之时,蓝忘机是被人用力推醒的,看到少年容颜时不由愣了愣。少年一身黑衣,浑身半分装饰也无,只是简单用红布扎了发,俊眉星目,笑起来的样子能晃了人的眼。他自言名叫魏婴,字无羡,急匆匆拖着蓝忘机就往外跑。


彼时火势已大,温家人为了灭杀蓝忘机竟然将整座小山都烧遍,就为了报复假死和违抗温家之仇。


连天大火像是盛放的朵朵炽热红莲一样,将小院团团包围住,不怀好意地舔过每一寸土地。蓝忘机武功再高也还是凡人躯体,被浓烟呛得直咳嗽,他心里清楚,这么大的火,恐怕还没跑出去就先窒息而死。


见蓝忘机不动,那锦鲤魏无羡知道他是生出了死志,心里一急,一挥手将荷塘里的水尽数卷出,将他俩裹了进去,拽着他就往外冲,口里还不忘念叨:“蓝湛你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不管怎样,活下去都比死了好!”


魏无羡显然身手了得,蓝忘机武功也不错,依靠着那薄薄水膜,相互配合着竟然真的一路冲下了山,两个人都被火焰燎得像黑木炭一样,瘫倒在山脚下大口喘息。想来温家人料定蓝忘机不可能活下来,山下都无人看守,倒是给蓝忘机趁乱逃跑留下了机会。


魏无羡稍稍喘过气就又推蓝忘机:“你快走吧,这里不能久留!”


蓝忘机深深望定他,知道他说的在理,但也放心不下:“那你呢?那荷塘……”


魏无羡笑着摆手打断他的话:“我可是妖怪啊,你就放心吧,等这段时间过了再来找我也无妨!”


青年仍是担心,被魏无羡催得无法,不得不告别,连夜赶路匆匆离开云梦,只待来日报得大恩。


 


【13】


篡位的温家横行暴虐,逆天施为,终于激起各地有志之士怒起揭竿,联合四大家族将那温氏族人屠戮殆尽,拱卫早逃出皇宫的太子登上皇位,重启太平盛世。


本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的百姓们又逐渐回到了故乡,重建起自己的家园。


一双夫妇带着一车书画翻越一座山时,男子突然下车细细看了看路旁的焦土,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女子闻声也下了车:“夫君,出了什么事?”


男子搂过女子道:“这是那个经常为咱们书画铺供画的兰先生住的地方啊!那日还是他帮我从一群温狗手下逃出来的……没想到他这里也被温狗祸害个干净!你看那荷塘都烧干了,鱼也死完了……唉,希望兰先生没事啊……”


夫妇惋叹了一会,才复上车,向家赶去。


 


【14】


姑苏蓝氏在战火中终究没有幸免于难,被捉拿蓝忘机不得的温晁唆使手下人也烧了,前任家主也葬身火海。幸而现任家主蓝曦臣当时带了藏书阁大部分藏书外逃,蓝家的根源终究还是得已留存下来。蓝忘机回家后祭奠过亡父,含悲帮助叔父打理蓝家事宜,又跟随着大军讨伐温氏,重建云深不知处,一切尘埃落尽时都过去了五年光阴。


这五年来,蓝忘机心里一直牵念着那条名为魏婴的鲤鱼妖,时常担心没了主人的荷塘还会不会有人打点,会不会有人去擒这尾神奇的金鲤。因此,诸事一了,蓝忘机马上向叔父告假,带了东西就重新赶往云梦。


他不曾想到,等待他的会是一方焦土。


 


【15】


“你离开五年,又在这里等了三年——你真确定他还会来?”蓝曦臣一声叹息压在嗓子眼,看着自己的弟弟神色淡漠,对着一方荷塘作画,那句“说不定他死了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蓝忘机低声道:“他既然说了让我来找他,那他就一定会来。”


蓝曦臣摇摇头,心知蓝忘机生性固执,只能由他去,恐怕远在姑苏的蓝启仁闻此又要气掉数根华发了罢。


蓝忘机也知道自己妄想可笑,但是他就是不愿去接受魏婴已经死在了八年前那场大火的事实,宁愿日复一日在云梦等下去,等一辈子似乎也无妨,横竖蓝家也不需要自己再去做什么。


他在蓝家呆了半辈子,事事被教导以蓝家为重,是以二十岁假死离家,二十二回姑苏重建云深不知处,二十七扶持兄长登上家主之位,从未有过半分为己之心。如今,却也想给自己争一份意义了。


 


送走蓝曦臣,蓝忘机回到屋中,提出两坛天子笑放在塘边,犹豫了一下,打开一坛尽数倾入塘中。他本只是随意而为,不注意将塘边土块冲掉一块,露出一支笔来。


那笔遍体金泽,像极了八年前照亮青年的那抹光。


蓝忘机拿着笔,跌跌撞撞冲回室内,抖抖索索张开一页宣纸,沾满了墨就向纸上勾勒而去,一笔一笔,越画越快,越画越快!


临到末一笔,蓝忘机却莫名顿住了。


冥冥中似乎有人轻笑一声,亲昵地依偎过来,牵住蓝忘机的手,向那纸上勾上最后点睛一笔——


落笔生灵。


 


【END】


 


 


题外话:第一次写忘羡,大家凑合看吧……因为入魔道不到一月,可能性格什么的都把握的非常不到位,大家原谅则个【拱手】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