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不散

云中君·记蓝忘机

写得真好呀

ToMacoの見世屋✨:

❀继续哲学,札记之乱写流,就不凑七夕晚高峰热闹了。因为只想写一个点所以很粗短x


  (配套的羡羡札记戳头像哦往下翻翻就有了(强行cp感


————————————








云中君·记蓝忘机






初看原作的时候,觉得蓝忘机真的是一个很古怪的角色。




明明对于全文的推动至关重要,心理动态刻画却少得出奇,关于他的一切永远用那几个词就可以撇清,就像作者从一开始就为他准备了一副画像,需要用到的时候就翻开来,画中人的眉目神色姿态俱不变,却又每每如隔云端,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如果魔道只是个与他无关的故事,或者他的存在无足轻重,那观者对蓝忘机的印象可能就止步于此了,雾中花岭上雪,远在天边,虽不负“皎皎君子,泽世明珠”之誉,但终究少了些人情味。说得重一些,则只是一个所谓的角色范本式人物,刻板得有些木然,纵使美貌出尘修为出众又如何,甚至不会让人觉得那是一个活物。




蓝曦臣曾说蓝忘机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一个错就是魏无羡,这是我全文唯一不认同他的一句话。




有了羡羡的汪叽多可爱啊,会生气,会害羞,还学会了撒谎骗哥哥和叔父,每一次不为人知的小心翼翼与口是心非,不可言说的窃喜与落寞……那个被奉在神坛上的仙君走了下来,开始像人一样活着。跟其他角色不同,没有情节复杂的交织与连锁式的化学反应,将蓝忘机从老旧生硬的冰山面板塑造为立体的主线人物所用到只是一步,同样是理解他一切的线索,贯穿始终的一条,仅仅是魏无羡而已。




这仿佛是一个并不势均力敌也不合乎逻辑的拉锯赛,魏无羡一人站在一端,就足以胜过团结在另一端的千千万万人,硬是把那个原本可以高高在云端俯瞰众生的人拽入尘壤,从此便再无归去之途。


魏无羡的动机也很简单,大概也只是一贯蠢动的小小作恶欲和对这个人一丝难得的兴趣,起初他也并未料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但这本质来说对蓝忘机是很不公平的,他本可以继续他纤尘不染的一生,做那个所有人眼里心中最极致的端方雅正的人,却只因为此一着之差,将这世间至为铭心刻骨哀婉不绝的情感一个不落尝了一遭,理解了如此多他本可不必理解的东西,只因为一个终究离开了他的人。




暂且不谈魏无羡对前世蓝忘机态度中的误解成分。自他回来后,对蓝忘机最大的观感是这个人变了,以前那个嫉恶如仇正气凛然与他势不两立的小古板开始对他极为纵容爱护,无论他如何招惹作妖也不恼不气,涵养越发优秀,一派君子不愠不火之风,好似脱胎换骨,可以说是质的进步了。




蓝忘机变得很温柔,虽然面色依旧无波无澜,看似仍然冰冷凉薄,但性格里曾经和魏无羡最为针锋相对的棱角已经消失得近乎于无,变得圆润和随和。


但那时候的他也是怎样都无法想出这个变化让蓝忘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远去十三年里,踽踽独行的每一步都如同一把霍霍挥向心口的锉刀,刀落刀起,留下的满是痛楚与血。


蓝忘机从来都是个很纯粹的人,他或许曾经想过很多,带着戒鞭的伤口重复着希望渺茫的追寻。最终见到死而复生的那人时答案却只是简单得近乎是下意识的直觉。




那就好好保护他吧。这是蓝忘机曾在魏无羡有生之年因种种波折没有履行到最后的事,至于自己深埋多年的心意又该何去何从,那人欣然接受或是弃之如敝履,则是分毫也没有顾虑到。






蓝曦臣说忘机从小就很执拗,但实则看来,其实是执迷,然又并非不悟,而是一切都想得了然透彻后,依然要选择执迷下去。只不过常人是流连于万千繁花烟火,先祖蓝安是“为遇一人而入红尘”,对于蓝忘机而言,是所谓尘世,所谓红尘,不过一人足矣。


在栎阳时,魏无羡曾打趣道,出来办事你没我真不行啊,殊不知若没有他,在蓝忘机这一生又何尝会走入这些大大小小的深街浅巷,看尽人间种种浮沫悲欢。魏无羡是一把钥匙或是一双眼睛,有他在,蓝忘机眼中的世界是镶着日泽般灿烂的光边,哪怕是再如何微小不过的事也值得细细回味,铭刻于心,但要是没有他,那扇通向斑斓壮阔的门便关上了,色彩褪去光环消逝,又从何谈及生趣,不过是一具内里早已木然冰冷的落魄之人而已,本应有贪恋与着迷都再无从说起。






从再塑造的角度来看,蓝忘机也是个很难把握的角色。举止端庄稳重,谈吐严谨克制,心有烈火面似寒冰,千愁万绪从不宣之于口,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到了哪一步,同样的沉默是反应激烈还是只是认为不足为道,起初如同猜谜一般,卯着胆子下着注,竟还觉得颇有些趣味。


但实际上,蓝忘机的情绪是有独特的表达方式的,看似波澜不惊的外表下总会有一些稍纵即逝的细节来折射出他的心思,哪怕是再会已过而立之年后,这些少年心性的小动作也从未改掉。如在义城外踢着路边的小石子,醉酒后如同孩童一般被夸张化的举止和坦诚交待的“听心跳”,但更加明显的是,蓝忘机在不同心情时会承载着不同神色的眼睛,或冰冷或柔和,严肃抑或喜悦。起初魏无羡不懂为什么蓝曦臣能知道蓝忘机在想什么,但后来不觉间自己也能读出那双眼睛里的种种思绪,喜悦也好疑惑也好取笑也好,才明白原来这是双这样活泼的眼睛,那是一个心思这样活络生动的人。




这是与蓝忘机既定印象的矛盾和背离,明明是不苟言笑冷若冰霜,恍若谪仙不食人间烟火,内心情感却如此丰富活跃,曾经的压抑与苦闷也可想而知,纵使他自己能一笔带过不以为意,那在旁人看来又如何不唏嘘叹惋呢。




这恰巧又是他与魏无羡的相似点之一,明明两人都背负了如此沉重不堪的过往,却丝毫不在意自己曾经鲜血淋漓的伤口,而总是疼惜对方更多,而即使是这样的人,离毕生的悲剧也仅有一步之遥,若无那时机缘巧合的重逢再会,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如何残酷冰冷的故事,已故之人不得善终碾作齑粉,未亡之人郁郁寡欢,如一具行尸走肉。




所幸斯人终乘月而归。



评论

热度(301)

  1. 松尾大器暴躁喵形ToMaco 转载了此文字